<i id="ptlvb"><rp id="ptlvb"></rp></i>

<optgroup id="ptlvb"></optgroup>

<i id="ptlvb"></i>
    <object id="ptlvb"></object><font id="ptlvb"></font>

    
    
      <i id="ptlvb"><option id="ptlvb"><listing id="ptlvb"></listing></option></i>
       
      加快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
      發布人:陳夢玲  發布時間:2018-06-12   瀏覽次數:195

      作者:湯建民


         學術人才評價是學術人才發展體制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2018年初,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分類推進人才評價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于新時代我國人才評價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做出了新部署。深刻認識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的戰略意義,積極推進和正確實施學術人才分類評價,對于繁榮發展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等都具有重要意義。

      認識學術人才分類評價的意義

        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是適應學術人才多樣性的需要。學術人才的多樣性,決定了積極推進和正確實施學術人才分類評價的重要性。學術人才的性格、特長、愛好是多種多樣的。有的學者屬于沉靜型,有的學者屬于興奮型;有的學者偏重于理論研究,有的學者偏重于應用研究;有的學者強于邏輯思維,有的學者擅長形象思維;有的學者喜歡下筆千言,著作等身,有的學者則喜歡“十年磨一劍”,推出精品。這些案例生動地說明,由于受到地域文化、家庭背景、教育背景、學術平臺等各種因素的影響,每一個學者從理論上說都是不同的個體,具有不同的性格、特長和愛好。所以,不可能有一種評價標準能夠適用于所有的學者,特別是對于學術人才隊伍中的那些專才、“偏才”而言,情況尤其如此。

        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是發揮學術人才積極性的需要。在這個時代,我們需要各個前沿領域的尖端學術人才,需要在眾多普通崗位上埋頭奉獻的一般性學術人才,也需要門類齊全、梯隊銜接、結構合理的各類學術人才群策群力、盡職盡責。而要做到人盡其才,就要求我們必須尊重各類學術人才的特性,實施分類評價,這樣才能激勵和引導學術人才的發展,發揮各類學術人才的工作積極性和創造性,取得“眾人拾柴火焰高”的效果。

        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是提高學術人才評價工作精準性的需要。作為一種“定標準、立規矩、樹導向”的工作,學術人才評價已經成為學術人才管理中的一個重要環節。但是,我們也要清楚地認識到,學術人才評價工作又具有復雜性。特別是由于時間緊、工作量大、學術方向多樣、學術評價所需要的各類信息采集困難等,學術人才評價工作又往往很難做好。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顯然有利于我們降低評價工作的難度,提高精準評價學術人才的可能性,進而提高精準配置學術人才的可能性。

        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是提高學術人才評價工作適配性的需要。學術人才評價的不同目的,也是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時所要考慮的重要問題之一。筆者認為,對于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我們應該從評價系統的全要素、全過程視角來理解。比如,根據學術人才評價目的的不同,我們可以將學術人才評價分為“主要目標在于日常管理的人才評價”和“主要目標在于鑒定學術水平和學術貢獻的人才評價”。在實踐中,屬于前者的主要有學者所在單位的年度考核,屬于后者的主要有職稱評審、學術評獎和重要學術崗位的聘任等。由于前者主要屬于相對評價的范疇,而后者主要屬于絕對評價的范疇,這也就決定了對前者的評價,可以更多地依靠文獻計量等定量方法,而對后者的評價,則應更多地依靠同行評議來進行。所以,正確區分不同類型的學術人才評價的目的,對于選擇正確的評價方法,事實上具有基礎性的作用。目前,對于學術人才評價的結果,在學術界常存在一些質疑。實際上,管理者對評價目的和評價方法的適配性重視不夠、沒有根據評價目的的不同類型選擇正確的評價方法,也是導致這種情況的原因之一。如果既能根據行業類型和崗位類型的不同對學術人才進行分類,又能對不同的學術人才評價目的進行準確的分類,顯然會有利于評價者設置更加科學的評價標準,選擇更適配的評價方法,從而提高學術人才評價工作的準確度、可信度和滿意度。 

        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是有效疏解當前學術人才管理工作中各種“堵塞淤積”的需要。無分類評價,則不足以快速、有效地解決當前學術人才評價的實際之需。長期以來,我們逐步探索和建立完善人才評價機制,在發現、培養、使用、激勵人才上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當前我國學術人才評價機制又確實存在分類評價不足、評價標準單一、評價手段趨同、評價社會化程度不高、用人主體自主權落實不夠等突出問題。這些問題導致了一些消極的現象:一部分學術人才情緒低落、工作積極性不高;一部分單位學術人才流失嚴重,影響正常工作秩序;一部分行業和崗位對學術人才吸引力低,學術人才儲備不足。事實上,江山代有才人出,關鍵在于相關管理者要有廣闊的胸懷:有培養學術人才的胸懷,有使用學術人才的胸懷,有激勵學術人才的胸懷。推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恰是一劑能夠對癥下藥的良方,有利于快速而有效地彌補以前工作中的薄弱環節,有利于發現和激勵一些曾被忽視的學術人才,疏解一些單位在學術人才管理工作中的“堵塞淤積”,從而“通經活絡”,極大地激發出各類學術人才的蓬勃活力,促進我國學術研究事業的繁榮發展。

      選取有效著力點

        在進一步改進和完善學術人才分類評價方面,我們需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

        首先,遵循“同類才能相比”原則,科學做好學術人才的分類工作。就其本質來說,評價其實就是一種比較活動,涉及評價對象之間的比較、 評價對象的屬性與評價標準之間的比較,從而判別評價對象有無價值和價值大小。因此,任何一項評價活動,在實施時都必須注意以適當的類別劃分作為基礎,遵循“同類才能相比”的原則。對此,《意見》中已經提到了學術人才的分類框架。當然,在實際操作中,這些分類框架還需要按照各單位的實際情況進行相應的改進與完善。

        其次,根據評價工作的目標,科學地設置評價標準。新的學術崗位、新的學術職業,會隨著時代的發展、各單位事業的發展而不斷產生。這就要求我們對其進行分類評價。但是,在實際工作中又不可能做到對其無限細分,所以必須高度重視評價標準的設置。作為一種價值認識活動,評價既包含“事實認識”,又包含“價值認識”。其中,“事實認識”是指要認識評價客體的自然屬性,而“價值認識”是指要認識評價客體對于評價主體的價值和意義。對于學術人才分類評價而言,按照各單位的需要去評定學術人才的價值,按照每一次學術人才評價活動要達到的最終目的,科學地設置評價標準。

        最后,重視從制度層面切實加強評價信息的公開。信息公開不僅是防止學術人才評價工作中出現弊端的利器,也是推進學術人才評價工作進一步發展的有效機制。特別是對于學術人才評價工作來說,評價結果是否科學、客觀、公正,將直接影響學術人才工作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因此,組織、實施學術人才分類評價的機構必須在制度設計上就解決好對評價活動的有效監督問題,如建立回避制度、復查機制、投訴機制和倒查追責機制等,同時還要建立相關的信息公開制度,要求評價的組織方必須要將評價的目的、評價的標準、評價的程序、評價的結果、評委的組成和申報材料等盡可能多地予以公開,從而盡可能形成一條完整的評價信息鏈。另外,評價的組織方還要將相關的評價資料予以存檔,規定保存的最低年限,以進一步保證和促進學術人才分類評價工作能夠透明、公開、公平和公正地進行。(注:作者系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中國科教評價研究院副院長、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中國大學及學科專業評價研究中心主任、特聘教授。原文刊載于2018612日《中國社會科學報》



       
      官方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