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ptlvb"><rp id="ptlvb"></rp></i>

<optgroup id="ptlvb"></optgroup>

<i id="ptlvb"></i>
    <object id="ptlvb"></object><font id="ptlvb"></font>

    
    
      <i id="ptlvb"><option id="ptlvb"><listing id="ptlvb"></listing></option></i>
       
      加快新時代學術評價事業的發展
      發布人:陳夢玲  發布時間:2018-04-04   瀏覽次數:225

      作者:湯建民


      學術評價事業作為學術領域中一項“定標準、立規矩、樹導向”的工作,已成為學術活動中的一個重要環節,并且在學術的管理方面越來越處于樞紐地帶。我國的學術評價事業如何準確地把握新時代下面臨的新機遇與新挑戰,并適時地作出正確的策略調整,對于能否正確引領和加快自身發展并由此更好地推動我國各學科領域的學術發展都至關重要。

      新時代學術評價事業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學術評價事業隨著學術的發展而發展,新時代的到來,既給我國的學術評價事業帶來了新的機遇,同時也帶來了新的挑戰。

      第一,對學術評價的需求將越來越多。學術評價包括學者評價、機構評價、期刊評價、圖書評價、項目評價、論文評價等多個方面。顯然,隨著全球范圍內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的進步、近年來我國科教事業規模的迅速擴大和質量的提高、學術領域中各種新理論新方法新技術的層出不窮,必將對學術評價事業提出更多的需求,同時也為學術評價事業的發展提供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這就要求學術評價事業必須要適應新的時代特征,深刻洞察世界范圍內學術發展的趨勢,與時俱進,不斷地去適應評價對象的擴增,去滿足更多學術領域對評價事業提出的新需求,為我國各項現代化建設事業的發展提供學術評價方面的保障。

      第二,要求學術評價的標準更加科學化。學術評價是一項復雜的工作,其中評價標準的科學化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但很顯然這又是一個比較困難的問題。比如僅僅就大學評價領域來說,由于各個大學的辦學歷史、辦學環境、辦學資源、辦學目標和辦學定位等都不完全相同,甚至是相差甚遠,這就決定了要制定出一個科學的評價標準并不容易。如就其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來說,就有重定量還是重定性、重科研還是重教學、重數量還是重質量、重總量還是重人均、重教師還是重學生、重多指標還是重核心指標、重長期數據還是重近期數據、重基礎研究還是重實踐應用、重本土視角還是重國際視野等多種不同取向需要平衡,另外還要考慮到各個大學的層次不同、類型不同、定位不同、學科設置不同、國家投資多少不同、所在區域位置不同等各種具體差異如何處理的問題。因此,盡可能多地依靠學術共同體的智慧來制定學術評價的標準是一個不斷的挑戰。

      第三,要求評價的方法更加專業化。因為在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社會交往日益頻繁、科學合作規模日趨擴大的今天,除了日常生活中的下意識評價和情感水平的評價外,學術領域內的評價對象大都是復雜的、知識化的一種現象和存在,如近年來新出現的全球智庫評價、信息化績效評價、生態文明評價、微信公眾平臺傳播效果評價、中國學術期刊國際影響力評價、文化產業競爭力評價、教育游戲評價、微博主影響力評價等,這些要求評價者必須借助于知識、概念、測量、計算和邏輯推理而進行評價,必須借助科學方法基于系統權威的數據進行專業化的評價,而不能再簡單依靠主觀經驗去評價。又比如近年來ESI排名、h指數、Nature指數等被國內學術界廣泛使用,也源于這些評價方法的專業化。

      第四,要求站在新時代的高度上來重新認識學術評價事業的地位和作用。學術評價在推動學術發展過程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這些作用包括判斷作用、預測作用、選擇作用、導向作用、診斷作用、激勵作用、合理配置資源的作用等。但值得警醒的是,我們對學術評價事業地位和作用的認識,不能一直停止在一種相對靜止甚至是僵化的狀態,不能一味地將學術評價僅僅地理解為是學術管理工作中的一個環節,一種看似帽子式的附加物而已,一種比較“虛”的存在。事實上,學術評價不僅具有定位定向的學術管理功能,而且它自身也可以發展成為一種產業!甚至是一種具有霸權地位的產業!比如科睿唯安(原湯森路透)等公司就一直牢牢主導著全世界學術評價的發展方向!以致也使得國內不少機構和科研人員片面化地以在國外發表論文為榮!加上其他因素的影響,最終就出現了國內目前這種“既要支付大量版面費以發表論文,又要支出大量經費購買國外電子期刊數據庫”的現象。因此,學術評價領域事實上也存在著激烈的評價權的爭奪問題,也是一項關乎國家軟實力競爭的問題。

      加快新時代學術評價事業發展的策略

      我國各學科領域的學術發展離不開學術評價事業的同步發展,加快學術評價事業的發展是新時代對我們提出的必然要求,就目前國內的實際情況來看,現在尤其應該注意做好以下幾方面。

      一是要加強學術評價基本理論的研究。相對于如火如荼的學術評價實踐來說,目前我國在學術評價基本理論研究方面已經顯得滯后,這不僅使得我國在學術評價領域一直難以獲得強有力的國際話語權,而且還使得各類學術評價實踐中的一些負面效應也長期不能得到有效改進。比如,在國內學術評價領域中廣泛使用的“量化評價”方法,學界就一直褒貶不一。有人持基本肯定的態度,認為“量化評價”方法是需要的,有其合理性,有比沒有好。如果不實行量化評價,就會加大評價標準的模糊性,加大評價過程的主觀性、片面性,進而造成評價工作的失范。而有的則持基本否定的態度,認為目前的量化方法會毀了學術,特別是會毀了人文社會科學??傊?,一方面離不開學術評價,另一方面又經常被學術評價所傷,如何更多地發揮學術評價的正向作用,減少其負面影響,一直是學界共同期待解決的問題,但這些問題的解決,在某種程度上說,都迫切需要首先加強我國學術評價基本理論的研究,以期理論能對實踐起到更好的指導作用。

      二是可適當增加評價領域學術期刊的創辦。學術期刊是推動學科發展的一個重要平臺,學術研究的繁榮發展離不開學術期刊這一平臺的支撐。從我國目前的學術期刊目錄看,發表過評價類研究主題論文的期刊很多,刊名中本身含有“評價”、“評估”、“評論”等詞匯的期刊也有20多種,但顯而易見的是,所有這些期刊都是屬于或者說是主要面向各自學科領域的,屬于或者說面向跨學科跨領域的期刊則幾乎沒有。因此創辦一份類似于《學術評價研究》、《中國評價科學》或《評價科學研究》這種刊名,定位于著重刊登學術評價領域普遍性、基礎性理論研究論文的理論性刊物,推動學術評價研究的發展,仍然十分必要和急迫。

      三是應進一步鼓勵和扶持專業化評價機構的發展。建立相應的組織、機構、團體,是推動事業發展的重要保障。在學術評價領域,雖然實際開展評價活動的各類機構總量可能也不算少,而且也已經出現了國家科技部科技評估中心、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學評估中心、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武漢大學中國科學評價研究中心、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研究評價中心、中國人民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術成果評價研究中心等機構,但從總體上說,無論是整體數量還是整體科研水平,以及學術影響力、服務質量和國際競爭力,都還遠遠不能令人滿意!因此進一步加強和提升我國專業化評價機構的建設還任重道遠。

      四是要進一步牢固確立分類評價的基本原則。評價就其本質來說,其實就是一種比較活動,涉及到評價對象與評價對象之間的比較,評價對象的屬性與評價標準之間的比較,以判別評價對象有無價值和價值大小。因此,任何一項評價活動,在開展時都必須注意以適當的類別劃分為基礎,遵循“同類才能相比”的原則。要做好學術評價中的分類評價,一是要有宏觀意識和整體意識,比如要重視對學科間大與小、強與弱、快與慢等差異情況的掌握,要重視對各種數據和數據庫背景性知識的掌握,要重視對各種科研活動及科研成果發展速度和發展趨勢的宏觀分析等。二是要在具體工作時進一步重視相對指標的應用,如多使用“占比數據”,以便在原來不能直接對比的兩個絕對值之間找到可以對比的基礎。

      五是要進一步減少行政部門組織的學術評獎活動。目前的學術評價活動,總體上說主要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主要由行政權力部門組織的學術評價,包括學術評獎,二是學術共同體內部進行的學術評價。其中前者主要旨在為學術管理和相似資源分配提供依據,后者則主要旨在為更深入的學術研究本身服務。顯然,在現實生活中,前一類的學術評價活動也不可少,但如果考慮到學術評價的主體畢竟應該是學術共同體的話,那么行政權力部門如果過多地組織學術評價的話就很可能會干擾了學界的正常生態,在利弊共存甚至往往是弊大于利的情況下,盡量減少行政部門組織的學術評價,特別是評獎活動,那么各方面的效果也許都會更好。

      六是要進一步從制度層面上加強學術評價活動中信息公開的力度。學術評價是一種對學術價值進行判斷的學術性活動,要做到完全的客觀公正是比較困難的。但也正因為是學術評價活動的這種特殊性,就更需要在制度設計上對學術評價活動進行有效的監督,即要出臺相關的制度,要求學術評價的組織方必須要將評價的目的、評價的標準、評價的程序、評價的結果、評委的名單和申報材料等盡可能多地予以公開,并將相關的評價資料予以存檔,規定保存的最低年限,以此來進一步促進學術評價的透明、公開、公平和公正進行。(注:作者系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中國科教評價研究院副院長、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中國大學及學科專業評價研究中心主任、特聘教授。原文刊載于2018213日《中國社會科學報》,有改動)



       
      官方秒速赛车